登上央视,蒙了国人17年!最会忽悠的“老品牌”,早该被曝光了

还记得“洗洗更健康”的广告词曾霸屏央视。

因为周杰伦一句“闪亮滴眼液,谁用谁闪亮”,同学们人手一只闪亮滴眼液。

其实,妇炎洁和闪亮滴眼液背后,都是仁和药业。

因为这几个明星产品,仁和靠谱老品牌的形象可谓深入人心。

所以无论是在抖音上看到仁和祛痘淡斑膏,还是在淘宝上看到仁和泡脚粉,甚至是仁和肾宝胶囊都会深信不疑。

毕竟“同仁堂+协和=仁和”贵族气和“周生生+周大福=周大生”的高端感是如出一辙的。

但这些年你买的那些仁和牌产品,可能都是“假”的。

1

最早的洗脑广告,一战成名

不经常吃药的人可能没听过仁和药业的大名,但你一定听过这几个广告。

在各大央视上,付笛声和任静夫妇在《知心爱人》的舒缓歌曲中,说出那就耳熟能详的“妇炎洁,洗洗更健康”。

即使到现在,“洗洗更健康”这句广告词,依然出现在各种网络梗中,经久不衰。

在周杰伦最火的时候,仁和请了周杰伦做闪亮滴眼液的形象大使,“谁用谁闪亮”的广告词,至今仍是滴眼液广告中的王者。

在大家都看《家有儿女》的时候,仁和请了宋丹丹配上那句“家有儿女就用优卡丹”,优卡丹一时间成为儿童感冒药的大哥大。

在之后,仁和还请了老戏骨陈道明代言了“仁和可立克”,“治感冒,一粒见效”广告词,在道明叔的演绎下,也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在这几个明星广告的加持下,“仁和”牌家喻户晓,仁和药业也赚得盆满钵满。

这些年虽然仁和伪装得像个靠谱的大企业,时不时刷刷存在感。

但如果问你知道仁和有哪些代表产品,很多人除了妇炎洁也就说不出什么了。

并不是大家孤陋寡闻,而是仁和从2003年之后,再没有明星产品了。

妇炎洁于1999年上市,距今已有21年;

优卡丹品牌则诞生于2002年,上市已有18年;

仁和可立克和闪亮系列品牌均诞生于2003年,距今也已经17年了。

我们看到的无论是抖音热推的仁和祛痘淡斑膏,还是小红书神器仁和泡脚粉,可能都是“假仁和”。

17年没有新产品,那我们见到的五花八门的“仁和牌”哪来的?

2

借势微商大军,17年屹立不倒

仁和这17年,一直在全力卖吊牌。

仁和虽然没有自己的产品,但一直通过贴牌的方式,到处给人做背书。

曾经的大牌药商,为什么要做贴牌呢,主要有两个原因。

1.懒得搞研发

重营销轻研发是仁和一直以来的路子。

从妇炎洁到闪亮,仁和药业尝到了广告营销的甜头,便开始在这方面持续发力,甚至大力缩减产品研发的投入。

从仁和的财报看,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在最近几年也失衡的可怕。

2018年的销售费用高达7.78亿元,约是同期研发费用的26倍,去年前三季度销售费用也已高达6亿元,而研发费用仅有几千万。

一年几千万别说研发药品,就连生产都够呛。

在人员配置上,仁和同样以销售为中心展开。

根据仁和药业2018年年报,公司员工总人数7362人,其中销售人员有4523人,占比超过62%。

2.来钱快

仁和给人背书的路数是:来者不拒。

刀哥在贴吧上看到仁和的招商广告,贴牌定制加工,品牌授权,开店一条龙服务。

在淘宝上搜索仁和,会出现各种仁和XX旗舰店。

不用怀疑,这些都是经过仁和官方授权的店铺。

不管你是什么产品,什么品类,质量过不过关,给钱我就做。

在电商平台上,从中西药品到面部护肤,从保健器械到滋补用品,从女性护理到男性秘宝,“仁和”牌无处不在。

仁和泡脚粉、仁和祛斑霜、仁和珍珠粉、仁和面膜更是在社交平台上成为爆款产品。

贴上仁和的标不仅能让一些“野鸡”产品有了贵族身份,连身价也飙升。

例如最近在某书上卖得很火的仁和瓷肌珍珠粉,官方售价89,买一赠一,单包50g价格在45左右。

根据代工厂“广州市白云区优致化妆品厂”百度了一下“粤妆20160736”和“珍珠粉”两个关键词,发现同款珍珠粉只需7.4元。

图片来源知乎用户@家里好咯

蹭上了仁和的品牌,身价上涨了近6倍。

在这种作死式贴牌的情况下,打着“仁和”的旗号,宣传着“神药”的产品屡见不鲜。

例如,一款名为“魔娅仁和泉色调理贴”的产品,前两年在社交平台相当火爆。

这款产品由仁和药业旗下子公司江西康美医药保健品有限公司生产,拉菲2招商网站微商机构广州魔娅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责销售。

产品的特色宣传的是能“调理”多囊卵巢综合征、子宫肌瘤、盆腔积液等妇科问题。

甚至还说帮人解决过不孕不育的疑难杂症,可谓是广大女性的福音。

但讽刺的是,这样一款神奇的产品却不是药品,只是具有杀菌效果的卫生护垫。

贴上仁和的标,就敢把一包护垫卖到200块一盒,得够多大胆。

还有一款名为“仁和益阳春肾宝露”的产品,在公开宣传物料上描绘的出身相当高大上:国家863计划、国家科技支撑计划、国家973计划、国家重大新药创制……

至于这款产品的“疗效”就更神奇了:不仅有延时的基本功效,还可以壮阳壮腰、恢复疲劳,甚至补血益气、增强免疫、强肾补元也不在话下。

但这个被神话的男人利器,本质上只是一款杀菌剂,和消毒液差不多。

虽然代理商信誓旦旦中药成分,但也改变不了它没有医药批准文号的事实。

仁和出品,大品牌有保证,早就成了这些贴牌产品的固定宣传语。

可是仁和品牌真的值得信赖吗?

它自己的明星产品都是黑榜常客。

2012年4月,陈道明代言的可立克深陷毒胶囊事件;

2012年12月,周杰伦代言的闪亮滴眼液被曝出含防腐剂;

2013年1月,宋丹丹代言的儿童感冒药优卡丹又被指出对儿童肝肾有毒,这条微博让仁和一夜蒸发了10亿市值。

现在知乎上关于同仁药业的评价,除了日常质疑,就是被骗后的愤怒。

刀哥就想问,这样不遗余力割韭菜的品牌,能有多靠谱?

3

贴牌不可怕,别把顾客当傻子

品牌形象是贴牌生意的源头,如果源头都被污染了,还想要继续躺赚,这可能吗?

和同仁的套路的如出一辙的,还有曾经的四大内衣品牌之一的南极人。

早期凭借过硬的产品质量和疯狂传播的电视广告,南极人成为了中国驰名品牌,在保暖内衣等领域,其销量和市场占有率始终位居前列。

经过23年的不懈折腾,终于变成了涵盖内衣、母婴、服装、床品&布艺、厨品、鞋品、服饰配件、户外、家电等品类的全品类消费品牌。

这种贴牌模式,虽然迎来了电商大爆发,但随之而来的是屡登黑榜。

据统计,仅2018年,南极人就有14次登上国家质检局部门以及地方消费者协会不合格名单,从蚕丝被、内衣、棉服、冲锋衣到电推剪、卷发棒等等,一个都没逃过。

而发展到现在,南极人这个品牌虽然还能叫得上名来,但在大家认知里,已经变成了地摊货、低品质的代名词。

贴牌生意并不新鲜,阿迪达斯、迪士尼等国际企业都采纳这种方式扩充其产品线。

但这种生意的关键就在于品质的把控工作。

很显然,仁和与南极人们并没有这样的市场控制力,或者说并没有有意地去建立这种控制力。

仁和没有仁,南极人没有“内衣”,恒源祥也没有“羊”了,这成了所有沉迷贴牌的品牌的现状。

对于消费者来说,大家常常是因为信赖某个品牌,才会去买它的产品。

仁和如今还在初级阶段,很多人根本不知道,自己购买的产品其实和仁和品牌只有皮毛关系。

如果继续下去,品牌受损风险会越来越大,再牛的招牌和消费者信任也经不起消耗和透支。

近年来仁和药业轻研发、无节制贴牌、频登质量黑榜、涉嫌虚假宣传等操作,已经让仁和老品牌的形象透支严重,再不改变,更差的情况可能还在后面。

仁和不同于南极人等日化品牌还有“低端化”退路,作为药企,失去消费者的信任,无异于自取灭亡。

而仁和比南极人更可怕的是,南极人贴牌只是日用品,而仁和作为一个医药企业,没有底线的贴牌,伤害的可能是人的健康!

结语:

可口可乐前董事长伍德鲁夫有一句名言:

“假如我的工厂被大火毁灭,假如遭遇到世界金融风暴,但只要有可口可乐的品牌,第二天我又将重新站起。”

品牌确实是一种强大的背书,但前提是必须做好商品。

中国有很多老字号,百年老店的品牌声誉本来应该更上一层楼。

但现实是,中国的老字号们都面临着巨大危机。

天津狗不理频繁关店,天津人都不吃;

百年烤鸭全聚德,业绩全线溃败,日子过得一年不如一年;

百年同仁堂因为造假,信任一夜崩塌,甚至开始开始进军咖啡业;

百年东阿阿胶,一直在退市的边缘徘徊。

百年品牌尚且如此,像南极人、仁和这样十几年的品牌,品牌红利还能吃多久呢?

一切消磨用户品牌忠诚度的行为,都无异于自取灭亡!